銷售專線:022—58296666
愿將一生獻給焊接材料事業
2015-11-11


    創建金燕焊接材料有限公司

    1984年天津電焊條廠的廠級領導班子,包括書記、廠長、生產廠長和我這個技術廠長,經局批準,都退居二線了。我雖年已花甲,但身體還好,可以繼續做些工作,愿意繼續為發展電焊條做一番事業,有人建議我去搞咨詢,我不愿干。老廠長建議我去搞合資企業,這件事得到工商聯一些老同志的支持,也得到局里幾位領導、總工程師的大力支持。我想在焊接材料方面還有很多課題需要繼續研究,就采納他們的建議,決心創建合資企業。1985年籌劃,由天津電焊條廠、天津工商聯、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進出口公司、新加坡金燕控股有限公司合資,在天津經濟開發區興辦天津金燕焊接材料有限公司,1986年建廠,1987年投產,生產“金橋牌”結構鋼、不銹鋼、低溫鋼、耐熱鋼等各種電焊條。

    另外,促使我繼續辦企業的動力是:1984年我去杭州參加了國際焊接年會,在這次會上,美國、德國、法國、瑞典、瑞士等國都有產品展出。國外一些國家以為中國正在大規模建設,而中國焊接材料事業落后,一定要進口這樣那樣的電焊條。我當時聽了很氣憤,我才61歲,身體也好,蠻能工作,我搞了一輩子技術工作,展覽會展出的這樣那樣的電焊條,我完全能搞出來。所以當有人建議我去籌建合資企業,我也就同意了。我想,以合資企業為大試驗室,可以搞出很多產品。

    在籌建過程中困難重重,連我老伴都說:“你是有點神經病,不受累不舒服,不找困難不舒服。”是的,是我自己找困難,搞個企業哪能那么容易?當時資金很少,只有300萬元人民幣,這點資金僅相當于天津電焊條廠一臺設備的價錢,而這點錢還是各方面湊的,外資占25%,天焊說拿大頭,但也不容易拿,得自己去跑銀行,向這個要點,那個要點,比借錢還難。我只好因陋就簡,需要的一些設備,有的是從天焊報廢的設備里化緣來湊合著用。

    金燕公司1987年5月投產,接踵而來的困難是遇到市場滑坡。當年下半年國家壓縮基建規模,電焊條國內市場開始滑坡。向國外出口是出路,但國家外貿體制還未改革。國家平價料每噸800元,而金燕公司要買是議價料每噸需1700元。所以成本合不來,出口這條路被堵死。我猶如夢中驚醒,愿望雖好,困難很大。  

    我搞合資企業,人們都在關注著,正是十目所視,眾人所指,我處在內外夾攻的境地,人們議論紛紛。天津電焊條廠有人議論:“老侯啊!一尺二的蠟坐去吧!”“他搞了一輩子技術,從20多歲,搞了40多年,經營他不懂,他的蠟坐上了。”“他原來只是幾個人的小廠,現在搞合資企業,他能懂嘛?”我有三個兒子在天津電焊條廠工作,廠里的風也刮到我們家,全家人認為我掉進泥窩里了。

    人們的議論和關注,使我驚醒警覺。既然決心已下,就要干成功,把企業搞得像鋼城一樣,能攻能守。所謂攻,就是擴大經營,開拓發展;所謂守,就是不論有多大困難也得克服,不能垮臺,不能倒閉。于是撂下城市,面向農村,把財務人員、廚房大師傅都派出去賣貨;只要我心氣不倒,廠子垮不了。但是,投資的股東中有個別的人就是要賺錢,企業剛剛投產,就鬧得很僵,我心里直掉淚呀!干焊條廠并不是做小買賣,更不是皮包公司倒手就能賺大錢。我辦工廠,搞基本建設,把資金投進去了,又遇到市場滑坡,貨賣不動,賣出去也收不回來款,買原料也缺錢,困難重重,只能一點一點度過。我辦合資企業與別人不一樣,我認為:

    首先,要樹立勤儉辦企業的觀點,勤儉辦廠,艱苦創業。

    我從天津電焊條廠帶來12個人,其中有我兩個兒子,籌建合資企業時,我把原來在天焊有的福利都取消了,連不屬于福利的書報費也取消了。不久12個人中有7個人回去了。是苦啊!,天焊的工資、福利比新創辦的金燕高,回去就回去吧,就是剩下我一個人我也干。終究還有5個人沒回去嘛!他們看我這樣干,很受感動,跟我一起留下來干。幾年來,我沒拿一分錢獎金,但我給他們發獎金;我做好準備,如有必要,連工資都可以往外拿,只要夠吃飯的就行。投產之初,工人流動性大,工作又臟又累,生活苦,工資低,我的辦公室不如人家的收發室,車間也破破爛爛。人家合資企業坐小汽車上下班,金燕公司也有一輛進口小汽車,我向來不坐,這輛車就擱在車庫里,上下班我坐班車,到外面辦事我坐公共汽車,去北京開會我乘火車。有人問我:“你為什么不坐小汽車?”我說:“沒有司機。”工人上廁所用手紙,我自己用廢紙。在我們這家合資企業里連煤碴都撿過。我常常為有的人用東西不精打細算著急,甚至發脾氣,能用一般的就不要買好的;印刷品何必印那么多,先少印些;油漆先買一桶,湊合著夠用,就不要買第二桶。企業業務交往,來了人不能不待客,花10元夠了,決不花20元,花20元夠了,決不花30元。我這樣一摳兒,就出了名,有人說:“你老侯太摳兒了”。有的合資企業確實有錢,花錢大方,金燕公司把錢花在該辦的事上。比如金燕公司生產的金橋牌電焊條,要出口打入國際市場,必須得到英國、美國等國際權威單位認可,所以我們千方百計節省每分錢來辦國際認可。  

    我工作是白天黑夜干,除了晌午睡一覺外,每天在工廠干10小時、16小時、甚至18小時。誰到辦公室找我,即便一天來八趟,也看不見我喝茶看報,我都在聚精會神辦公、學經營、學政策,連續幾年都是這樣。我的行動感動了大家,把大家帶動起來,群眾也干起來了。

    其次,要堅持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觀點,在技術上狠下功夫,靠科學技術開拓市場。 

    我建立試驗室,搞多品種。國家有一個機械焊接研究所,印有統一說明書,全國53家電焊條廠品種都印在說明書上,有的一家廠子有幾十個品種,上海一家廠子有上百種。我就向多品種發展,在這方面下力量,現已達到140個品種。全國電焊條廠的所有品種我都有。難度大的我干,別人不愿干的我也干。全國各地有解決不了的就到我這里來,一般廠家做5噸電焊條嫌少,我這里5公斤也干。1988年金燕公司金橋牌電焊條得到國際認可,金燕公司的聲譽逐步提高了。全國都知道有個金燕公司,廠子不大,但什么都能做,不論是規格復雜,還是品種稀少,別的廠嫌麻煩、怕賠錢的金燕公司都干,而且服務到家,送貨上門,這樣就贏得用戶的信賴,金燕公司有了一些知名度。

    例如1989年北京與美國合資鍋爐廠巴布克克來到我們廠要求配套品種,這個大廠原來一些焊條品種從美國進口,因為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,從美國進口有困難,就來金燕公司找我解決,我為他們解決很多品種。他們做五層樓高的大鍋爐,配套品種極其復雜,我為他們做的電焊條各種性能也得同他配套,產品交給他們后,他們很滿意。這樣的實例還有很多。

    我全心研究科學技術,務使產品精益求精,品種全、質量高、向國際先進水平看齊。我年齡大了,特別是這幾年眼力不行,搞焊接試驗有困難,我的三兒子侯永明給我當助手,他跟我干了20多年,配合我反復實驗,先后研制出耐候焊條、纖維素型立向下管道焊條等高科技焊條。如纖維素型焊條,是用于大型石油管道建設的焊接材料,在技術上有很大難度,國內重大工程依賴進口,價格昂貴,我研制出此類焊條,目前已達到美日水平,取代了進口,為國家石油工業建設做出貢獻。還有不銹鋼類焊條,在北京舉行的不銹鋼類焊條工藝評比中獲優秀獎。

    科學技術的發展永無止境。天焊老傳統產品J422曾是金牌產品,全國第一,在金燕公司我又對它進一步研究,質量有所改進,成本有所降低。焊工用它焊接省力,出活、效率高,焊出來的活漂亮,工程技術人員滿意,焊工樂意用改進的焊條。我們企業的“上帝”是用戶,為“上帝”辦實事,關鍵是把焊條研究好,品種多、質量高、成本低。一般來講保證電焊條的性能、質量符合要求比較容易,而難的是讓焊工操作時感到輕松、出活,出的活漂亮。我這幾年在這方面下了很大力量。我在天津電焊條廠幾十年,天焊已經設立了幾個分公司,其原因是“大橋牌”電焊條牌子亮,焊工認可。我到金燕公司仍然這樣,“金橋牌”電焊條還要更好。

    近年來,由于國家外貿制度的改革,鋼材價格實行單軌制使我們與同行業企業處于同一條起跑線。我們自身成本低、質量高、品種全的優勢得以發揮。1992年、1993年出口量逐漸遞增,1994年達到一萬噸水平。出口至南美、東南亞、中東、非洲幾十個國家與地區。例如金燕公司的電焊條出口到新加坡,當地過去使用日本和韓國貨。現在金燕公司的高效焊條等一些特殊品種,特別是7024的研究成功,質量超過韓國,只要拿到新加坡就能銷,而且銷售量很大。這幾年我還研究發展涂料藥粉出口,巴基斯坦有一家企業過去既買中國的藥粉,也買臺灣、韓國和日本的,現在金燕公司把他們都頂了出去,巴基斯坦那家企業專買我的藥粉。金燕公司每年出口藥粉將近2000噸,利潤相當大。配料需要技術,出口涂料藥粉就是賺技術錢。近幾年來,我在鉆研科學技術方面嘗到甜頭,靠科學技術,企業發展收效大。 

    第三,面對國內、國際兩個市場,增強競爭意識,要會經營,會管理。   

    1987年5月金燕公司投產,開始金橋牌電焊條牌子不出名,賣不動,并不是它的質量不好。天津電焊條廠的大橋牌電焊條,在國內、國際上知名度高,銷售量大,是因為幾十年來我在技術上下了很大功夫。金燕公司剛剛投產的金橋牌電焊條,就像是大橋牌電焊條大樹底下的一棵小草,這棵小草要茁壯成長確有困難,何況又處于電焊條市場滑坡。我就想辦法擴大經營,派人出去賣貨,到邊邊角角去賣,到農村縣城公司去賣,到城市小商店去賣,銷售方式靈活。

    剛剛創建的金燕公司面臨市場滑坡,促使我頭腦清醒了,我意識到市場經濟就是競爭,競爭意味著是企業與企業之間的競爭,人才和人才的競爭,企業之間的競爭反映在產品質量的優劣、服務的好壞、價格的高低上,只有物美價廉服務好才有競爭力,才能立于不敗之地,這又取決于企業會經營、會管理。

    關于管理,我在天津電焊條廠時,我與總工們搞了好幾年全面質量管理,實行管理數據化、標準化、制度化。我在金燕公司逐步推廣天焊全面質量管理的經驗,嚴密組織,嚴格要求。車間生產從原材料進廠到產品出廠,生產過程的工裝、工藝參數、工藝流程都比較嚴密,有一套數據化、標準化、制度化的管理辦法。金燕公司比起天焊的規模小、用人少,我是總經理,手把壺推行起來,貫徹下去。現在金燕公司的情況很好,在全國同行業中消耗最低,全額定員最好,工藝流程合理,工裝合理,工人勞動輕松,產品質量好,成本低,品種多,鑒于企業嚴格執行標準化工作,經天津技術監督局審批,發予企業標準資格認可書。金橋牌電焊條在市場上有競爭力,企業站住腳跟,特別是這兩年企業逐步由守轉向攻,市場擴展了,買我的用戶多了,逼得我多生產,更要加強管理,由守轉到攻,沒有嚴密的管理不行。    

    為使企業能守能攻,必須有一支堅強的職工隊伍,才能開展工作,才能戰無不勝。在金燕公司幾年中,我一邊工作,一邊搞人員培訓,從車間工人到管理人員長期培訓,從生產工人、管理人員到經理都有一套工作標準,而且逐步完善,逐步提高,形成一支強有力的隊伍。人員少,效率高,凡事有人管,一個人能會幾項工作。金燕公司的職工都講愛廠,我自己平常堅持的是愛廠如命,有人曾對我說:“你愛廠如家。”我回答:“這樣對我要求太低了,我要愛廠如命,廠的聲譽,廠的各個方面是我的命,只有我愛廠如命,工人才能愛廠如家。”的確,金燕公司的職工在廠干事都像干自己家的事。他們深知企業的一切同他們的切身利益有著密切關系。

    金燕公司對職工賞罰分明,特別是以教育為主,公司剛創建時,有的不愿意干,走了,后來又要回來,回來就回來,待遇也不因此而降低;有的因為偷盜應被開除,問題是年輕人一時失足,經過教育能改正的,仍然讓他留下干,不能一棍子打死,俗話說公司要留點德。經過長期教育,使職工知道公司的今天是怎么走過來的,企業的精神面貌怎么回事,平日公司將企業的經營方針、各項管理制度都向職工交底。金燕公司實行計件工資制,但工人很注意產品質量,不單純追求數量,如果操作中出現質量問題,他們主動返工,主動聲明自己質量出了問題,不拿質量分。公司規定不準在車間抽煙賭博,有的工人剛進廠遵守不好,經過教育,精神面貌有了變化,這個問題基本解決。工人們在車間都是緊張干活,沒有浪浪蕩蕩的;科室工作人員上班八小時,閑聊嘮嗑屬犯紀問題,大家都緊張工作,幾年來形成風氣。職工都了解公司利益和個人利益有直接關系。金燕公司對職工進行形勢教育,使職工懂得公司的發展是國家的政策好,我們之所以有今天是由于國家政策正確,應該熱愛國家,維護國家利益,遵守國家法規。金燕公司歷來是規規矩矩,自覺地向國家納稅。 

    金燕公司創建時,限于條件福利基金定的低,但是再困難也盡量辦好工人食堂,再困難也讓工人洗上澡,因為我們的活臟,就建立了男、女浴室。雖然金燕公司的食堂、澡塘在開發區并不是一流的,但是在困難條件下就很不錯了。工人看到公司確實關心群眾生活,很受感動。隨著企業的日益發展,1994年金燕公司又蓋了新的食堂,亮堂寬敞,相當不錯。職工有集體宿舍,還在開發區給職工解決住房,工人們很高興,年輕人要結婚,需要住房有盼頭,老工人干了一輩子,看到能解決住房,很欣慰。金燕公司對工人堅持以教育為主,又關心職工生活,解決實際問題,時間長了,工人對企業的美好前途充滿希望,也滿有信心。 

    我曾問職工們,一個企業什么最值錢?他們眾說不一,我說:你們都講錯了,對一個企業來講,有一個東西最值錢,那就是“聲譽”。如果企業的聲譽垮了,就一文不值。聲譽越高,越值錢。企業的聲譽不是一朝一夕能獲得的,要靠日積月累。

    要把企業建成鋼城,能守能攻,我反對泡沫經濟,一定要使企業有后勁,注重科學技術、采用好的經營辦法,加強管理,這三者缺一不可,而且需要不斷提高、不斷改進,永遠是無盡無休的,絕不能滿足于現狀,要向前看,向前看幾十年,金燕公司的建設就是朝著這個目標發展。金燕公司現在占有資金已達6000萬元,1994年全年產值估計可達到1.5億元,1995年在此基礎上再翻番。在繼續生產傳統產品的同時引進先進技術,增加新品種。

    創建金燕公司得到國家和領導的支持,企業的股東現在對我十分支持。合資的外商來到金燕,表示贊揚。到1994年股東們已獲得投資額的ll倍的紅利。股東們對于公司發展抱以很大希望,對于我也十分支持,由于金燕主要是以技術贏利,因而1992年董事會決定成立侯立尊科研基金,以每年紅利的7%作為基金,主要用于研制開發新的焊接材料以及專業技術人員培訓,1994年董事會,全體又推選我擔任董事長以利于企業進一步發展。我打算用侯立尊科研基金在1995年成立焊接材料研究所,從事焊接工藝及材料方面研究,使我國的焊接技術早日進入國際先進行列。

    金燕公司自1985年建廠,已經經歷了九個春秋,這期間道路是坎坷不平的,但在市、區、局各級領導關懷,各位股東支持,全公司上下一心、艱苦創業下,已由當初300萬元資金小廠,發展成為焊條行業大型企業,1992年和1993年產銷利潤連年翻番,居于行業領先地位,取得了極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,繼92年被評為天津市百強企業后,1993年又相繼被評為高新技術企業、天津開發區十佳明星企業、天津最大三資企業、天津最大(百強)工業企業,并獲得先進外商投資企業經濟效益優秀獎。 (徐秀珍整理) 
 

首頁 上一頁 - 5 - 下一頁 末頁
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-成长视频在线观看免费